广告管理-1170PX*80PX
广告管理-770PX*90PX
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注册

什么庭审不公开,确不明知对方不满十四周岁

广告管理-720PX*80PX

强奸罪是指违背妇女意愿,使用暴力、胁迫和其他手段,与妇女强制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违背女性意愿是强奸罪的本质特征,但为了保护幼女这个特殊群体,行为人在知道对方与未满14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情况下,无论对方是否自愿,都是强奸罪论。 在幼女暴行案中,行为人知道受害者是幼女对犯罪很重要,是唯一的抗辩理由吗? 但是,在认定行为人是否知道对方的年龄方面,理论上和实务上贯彻了对幼女的“最高限度的保护”和对幼女的“最低限度的容忍”原则,只要辩护方没有证据证明行为人真的不知道对方幼女,那么行为人就是幼女。 在司法实践中,一些行为人在案发后辩解称不知道受害者未满14岁,但因缺乏充分证据而未被录用。 行为人有充分的证据和理由证,不明确知道或者履行注意义务的,此类案件仍有无罪的辩护空间。 以下是两起不知道是幼女而未认定犯罪的典型案例。

情况1(2015 )沁城法刑初字第58号判决书摘录

汕尾市城区人民检察院表示,2014年4月,被告人黎某通过网民林某认识被害人申某(女,2000年11月3日出生),同年5月中旬开始用手机和QQ聊天,约未满14岁的被害人申某在海边和被告人黎某在汕尾市通航路建材工厂。 公诉机关据此认为,被告人黎某无视国法,奸污未满十四岁的幼女的,其行为已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刑事责任,予以重罚。 被告黎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上述事实没有异议,提出被害人申某申报年龄15岁,因此他不知道申某的实际年龄未满14岁,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

审理结果表明,申先生于2000年11月3日出生在汕尾市城区。 2014年4月,林某被告人在与网友林某QQ聊天时,林某介绍说,同学申某和被告黎某互加QQ好友,然后被告黎某经常通过QQ与申某聊天,约会交往。 双方交往期间,被告人黎某不知道申所就读的学校、班级、年龄,询问过申的年龄和学校,但申答为15岁,不知道申的实际年龄和汕尾市内上小学6年级的情况。 两人在短短20多天内迅速发展成恋爱关系,自发地发生了四次性关系。

综合本案的证据,本院认为被告人黎某与申某的性关系是双方自愿的,另外,根据现有证据不能推断被告人黎某知道申某不满14岁。 理由如下:第一、案件一开始的原因是申氏编造了被告人黎某家过夜后害怕被父母处罚而自己被他人绑架或强奸的谎言。 被告人黎某从一开始就不知道申氏撒谎欺骗了父母。 并且申氏为了说谎在监护人的陪同下向公安机关报告造假事件,公安机关立案后对其案件进行调查访问,对申氏及其家属进行法律宣传、教育,申氏在认识自己的错误后,其二,被告人黎某和申某通过QQ网民介绍认识。 两个人在普通的交往中,又发生了四次性关系。 每次做爱都不使用暴力、威胁、欺骗等手段,双方都是自愿的。 三、被告人黎某和申某在交往中询问了申某的年龄和学校,申某告诉被告人黎某他的年龄是十五岁,也没有告诉汕尾市城区某小学六年级学生。 四、根据侦查机关对申氏的几次询问调查书,申氏的话具有逻辑性,说话方式成熟。 另外,阿姨证实申氏当天晚上20点可以一个人出门,申氏也日常带着手机。 根据申氏的措辞和日常生活习惯,不能推断出不满14岁。 综上所述,根据申氏的身体发育状况、措辞、生活习惯规律不能判断其为幼女,也没有证据证明被告人黎某是否知道申氏的真实年龄或有可能知道申氏的真实年龄。 被告黎某确实基于“不知道”申某的实际年龄,没有奸杀幼女的主观故意,申某本人又主动与被告人黎某发生性关系,未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未被公诉机关依法视为被告人黎犯罪,故被告人黎

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提供的本案所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黎某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被害人申某和双方的自愿性关系。 被害人申某是未满十四岁的幼女,被告人黎某不具备构成强奸罪的主观要件,公诉机关将被告人黎某追究强奸罪的罪名不成立,本院不支持。 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定,被告人黎某被判定无罪。 情况2:(2018 (辽14刑终140号判决书摘录)

兴城市人民法院审理兴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张某被告强奸罪的案件,2018年7月17日作出(2018 )辽1481刑初88号刑事判决书。 判决后,原公诉机关兴城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意见。 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议院,非公开开庭审理本案。 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派检察员田柱华、王静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张某及其辩护人杨宏壮参加诉讼。 审理结束了。

根据原判,2017年12月15日21时左右至次日凌晨1时左右,被告人张某在兴城市站前来到多家酒店310个房间,与未满14岁的幼女周某(2005年7月4日出生)自发发生了3次性关系。

一审法院认为,张某系的满12岁至不满14岁的幼女是否“知道”发生过性行为,即“是知道还是应该知道”,存在案件的争论点。 首先,张氏“认识”周某系不满12岁的幼女的证据并不确凿。 根据公安机关搜查卷宗的张某的口供和周某的陈述,张某在酒店询问过周某的年龄,周某说自己17岁。 周某也承认向张某谎报了年龄,没有其他证据证明张某在明确知道周某实际年龄的情况下做爱。 在这种情况下,张某不能承认周某系未满12岁的幼女是“认识”的。 其次,根据现有证据,不能“应该”认定张某系的满12岁至不满14岁的幼女。 周先生在案发时,是一个12岁到14岁不到的幼女。 必须从身体的发育状况、措辞、服装特征、生活习惯等方面观察是否有可能是幼女。 结合本案,有几点值得考察:第一,事发时间。 根据张某口供和周某的陈述和视频监控,两人于2017年12月15日通过微信认识,当天20点以后见面,21点到第二天凌晨1点在兴城市站前来到酒店。 从事发时间来看,本案发生在冬夜,时间晚,天色暗,且老张与老周接触时间短,这些因素不利于老周对年龄的判断。 第二,身体的发育程度。 周先生作案的时候,是一个年满12岁不满14岁的幼女。 12岁至14岁幼女的身体发育程度接近14岁的少女,必须严格掌握张是否“知道”这一主观因素的判断。 因此,如果张先生没有充分确定的证据“知道”周先生不满14岁,就不能判断为“知道”。 第三,措辞和服装的特点。 根据小张的口供,觉得妆很浓,也抽烟,社会经验很深。 当我觉得和她有关系的时候,她很老练,而且觉得她是个混社会。 另外,结合酒店的监控录像,可以看到案发当天周某衣着成熟,妆容浓艳,鞋跟高。 因此,根据说话方式和服装的特征,被告人也很难判断周某系未满十四岁的幼女。 第四,被告人是否履行了注意义务。 行为人确实与幼女发生主动性关系,行为人不能知道对方是幼女的,行为人主观上缺乏谴责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没有犯罪故意要求的“知道自己行为危害社会的后果,愿意或放任其发生”的主观心理态度,出于主客观统一的原则,不得对行为人适用强奸罪论。 周某陈述:“我和他一起进屋后,他问我多大了,我骗他说我今年17岁了。”张嫌疑人在和被害人聊天时供述说:“被害人称呼自己20岁。” 问他几岁,他回答说她17岁。他说:“我觉得她看起来像20岁左右是因为她的服装。 化妆感觉很浓”。 由此可知,张先生对周先生的年龄进行了询问,并通过受害者的服装和措辞进行了主观判断。 完全不考虑受害者是否是幼女,并没有冒险对受害者进行奸杀。 因此,被告人并不是“希望或搁置”了危害结果的发生。 综上所述,在本案中,没有足够确凿的证据证明被告人张某是被害人周某系不满12岁至14岁的幼女。

关于“推测明知”的问题,由于不同的人对事物和人的认识、认知度不同,根据被害人周某的说话方式、穿着、生活习惯等特点,被害人谎报年龄的情况下,光根据被害人周某的身体发育程度,没有其他确切的证据,张某是被害人不满12岁的14, 根据证据不足,是否可以判断不能满足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第(三)项的规定,被告人张某被判决无罪。

抗诉机构认为,作为主要抗诉理由,张先生“应该”知道受害者是未满14岁的幼女。 首先,受害者年龄十二岁五个月,身高143厘米,体重70多斤,非常瘦弱,胸部发育不成熟。 其次,开房时赵海军提醒张某被害人年龄小,但张某没有进一步核实被害人年龄,其次,张某没有与被害人正常交往,没有履行足够的注意义务。

本院除葫芦岛市人民检察院支持抗诉机关抗诉理由外,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第19条的规定,对性侵犯估计年满十二岁,不满十四岁的被害人一般都知道,对行为人不知道的认定应严格掌握

二审查明事实无异于原审认定事实。 原审法院在判决书中列举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经原审开庭审理,经本院审查,确认原审采信的证据。

本院认为,被告原审张某与周某系自发发生了性关系。 事发时,张某系已满十二岁不满十四岁的幼女事实不清楚,能否断定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张某犯强奸罪。 上诉机关就原审被告张氏“应当知道被害人是未满12岁、未满14岁的幼女”的上诉意见进行了调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第19条指出,关于性侵犯未满12岁、未满14岁的被害人案件,行为人是幼女。 但是,在本案中,首先,张某和周某是非正常的交往关系,但双方发生性关系是自愿的,张某没有采取暴力、诱惑、诈骗等方式。 其次,周先生经常谎报年龄17岁。 无论小张对周先生的年龄有疑问还是问他的年龄,周先生都还在谎报17岁。 卷内没有相关张先生知道周先生年龄的证据。 第三,根据老张的口供,结合客人来多家酒店的监控录像中老周的举止、服装和纹身、根据案发时间判断老周的作息规律等特点,老周显然与普通学生不同,容易错误判断老周的年龄。 另外,证人赵海军证实了提请张某注意受害者年龄的证据不足,没有证据。 不同的人对事物和人的认识、认知度不同,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仅凭周某的身体发育程度,不足以认定张某认识被害人系未满12岁的未满14岁的幼女,因此,本院不采纳对抗诉机构的抗诉意见。 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适用法律正确。 根据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项的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研究,裁定如下: 驳回抗诉,维持原审。 在03010年的注释010~3010中,与年龄无关,均以统一的机械方法被追究罪责。 主要考虑司法实践情况的复杂性,如果不排除普通人、行为人的存在,就无法判断接近十二至十四岁年龄段的部分受害者是否为幼女。 换言之,对已满十二岁的幼女进行奸淫等性侵犯行为时,如果没有极其特殊的例外,行为人必须认定受害者知道是幼女。 这个极其特殊的例外情况,具体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把握。 一是客观上受害者的身体发育状况、措辞、服装、生活习惯等特征确实与成人相近。 二是行为人必须有不能知道受害者是幼女的证据或合理的根据三是尽管行为人行为十分谨慎,却误认了幼女的年龄,即使其他健康人在行为人的立场上,也要避免这样的错误判断例如,和发育较早、看起来像成年人、谎报年龄的满12岁至未满14岁的幼女,在恋爱和正常交往过程中,双方都自发地发生了性行为。 只有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能知道对方是幼女,才能采用不知道的辩解,但必须严格掌握。 相反,如果行为人采取诱惑、欺诈等方法,或者完全不考虑受害者是否为幼女,冒险对受害者进行奸污等性侵犯,一般认为行为人知道受害者是幼女,应当实现对幼女的特别保护,堵塞犯罪处罚的漏洞

在以上两种情况中,法院在审判时通过书面证据认定行为人不知道而认定无罪,这是性侵幼女案件中罕见的典型无罪案例,可以在类似案件的辩护中参考。 作为律师,我也同样支持幼女暴行案。 在认定行为人是否知道对方年龄方面,应贯彻对幼女的“最大限度保护”和对幼女的“最低限度容忍”原则,但在具体案件中也同样应保护嫌疑人的合法利益,不合理辩解自发发生性关系

广告管理-720PX*80PX

  • 关注微信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广告管理-370PX*310PX

业务类别

  • 用min函数限制工龄工资核算年数的上线
  • Excel2010图表制作:自动扩展数据的折线图
  • Excel2010中根据等级划分来计算入职员工的转正日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